您要打印的文件是:杨澄甫能见到杨禄禅吗?

杨澄甫能见到杨禄禅吗?

作者:唐才良    转贴自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7227


翻开《太极拳体用全书》,首先看到的是宗师杨澄甫先生的自序。学练杨式太极拳的人,一定会拜读这篇经典。上海某大学有位太极拳研究家,曾毕恭毕敬地摘抄《自序》,并在文章中说:“杨澄甫在七、八岁,甚至六、七岁时,杨班侯就催促他学拳了,又经过杨露禅以其为强国、强民奋斗终身的高尚品德和勤奋毅力,耐心启发、教导,……”“在田兆麟出生以前,杨澄甫就已开始跟杨露禅、杨班侯学拳了,……”。我怀着崇敬的心情一遍遍拜读《自序》,懂得学拳是为了强身,强身是救国之道。懂得“就强身而论,则一日有一日之益,一年有一年之效”。杨露禅对杨澄甫的这一番教诲,亦是对我们每个习练者的教育。也了解从杨禄禅始的三代人,努力将太极拳从“敌人”的技击拳术,逐步向强身之术方向发展,从而深受大众欢迎。然而,多读几遍之后,不期产生了一个很大疑问:自序中的一番话是杨露禅祖师爷讲的吗?杨澄甫向杨露禅直接学过拳吗?也就是说杨澄甫能和杨禄禅见面吗?于是我查阅了一些相关资料,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。《自序》中叙述的故事也许是虚构的,当然,虚构的故事仍然对我们有深刻的教育意义。

    为了证实我的疑虑,先将《自序》抄录如下:

    余幼时。见先大父禄禅公。率诸父及诸从游者。日从事于太极拳。或单练。或对习。昕夕不辍。心窃疑之。以为是一人敌。项籍所不屑学者。余他日当学万人敌。稍长先伯父班侯公。命余从之学。于是向之所疑者。不复能隐。则直陈之。先大夫健侯公怒斥之曰。恶。是何言。汝大父以此世吾家。若乃欲坠箕裘欤。先大父亟止之曰。此不能折服孺子也。以手抚余曰。居。吾语汝。吾之习此而教人者。非以敌人。乃以卫身。非以用世。乃以救国。今之君子。只知国之弊在贫。而未知国之病在弱也。是故谋国是者。竞筹救贫之策。未闻有振衰起颓之图。惟其通国皆病夫。谁复胜此重任。积弱斯贫。贫实原于弱也。考各国之致强。莫不强民为初步。欧美之雄伟英挺无论矣。即岛国侏儒。亦孰非短小而精悍。以吾国人之鸠形鹄面当之。胜负之决。庸待蓍龟。然则救国之道。自当以救弱为急务。舍此不图。抑亦末矣。余自幼即以救弱为己任。尝见卖解者。其精神体魄。固不逊于外人所谓大力士武士道者。余大喜叩其术。秘不以告。乃知中国自有强身之术。而一弱至此。岂无故哉。嗣闻豫中陈家沟陈氏有内家拳之名。蹑跷往从陈师长兴学。虽不见拒于门墙之外。然日居月诸。迄未许窥堂奥。忍心耐守。凡十余稔。师悯余诚。始于月明人静时,举个中妙谛。以授余。学成来京师。誓本素志。广授于人。未几。见从吾学者。瘠者肥。赢者腴。而病者健。乃大喜。顾以一人之所授有限。则如寓公之移山。更以诸若父叔辈。暨诸从游者。若志在用世。宁鄙视救世之术。而不学乎。余于是。始恍然于先大父之孽孽斯术。且以世吾家者。盖有在也。遂欣然请受教。先大父更诏之曰。太极拳创自宋末张三丰。传之者。为王宗岳。陈州同。张松溪。蒋发诸人相承不绝。陈长师。乃蒋先生发唯一之弟子。其术本于自然。而为形不离太极。为十三式。而运用靡穷。运动全身。而感及心灵。故非习之既久。骤难得其奥妙。从吾学者。不乏其人。而炉火纯青之候。虽班侯犹未易言也。然就强身而论。则一日有一日之益。一年有一年之效。孺子知之。其有以宏吾志。余谨识之不敢忘。自是而后。阅二十寒暑。而先大父。先伯父。及先大夫。先后捐馆。余始则授徒旧都。嗣以局促一隅。为效褊颇。更南走江淮闽浙间。复嘱陈生微明。以余口授者。刊为一书。历十余年。而太极拳之风行。自河南北。及于江左右。甚且粤水之滨。习之者亦大有其人矣。顾陈子之书。仅述单人练习之程序。且翻阅十数年前之功架。又复不及近日。于此见斯术之无止境也。今因诸生之请。复继续将体用之全法。编次成集。基本练习。及推手大捋。一一附以最新图影。付诸梨枣。以公于世。剑法及枪戟刀等。拟为第二集续刻。非敢以术自鸣。窃欲宏先人振人救世之志云尔。

中华民国二十二年春 广平澄甫杨兆清

    《自序》有许多东西可以研究,这里只讨论杨禄禅生死之年。自序中提到三位长辈,大父杨禄禅(杨露禅),即是杨澄甫的祖父;伯父杨班侯;大夫杨健侯,大夫是父亲的称谓。自序中说:杨澄甫幼年看杨禄禅率领诸位父辈及从学者习练太极拳,而他对太极拳有些不以为然。待稍长大,伯父杨班侯命他学拳,他如实说出自己的想法,却被父亲怒斥。祖父杨禄禅说训斥不能使他心服的,就用手抚摸他,对他讲了一番强身救国之道,教育杨澄甫,使他热爱上可以使民众强健体魄的太极拳,并勤学苦练,二十寒暑,终于成就一代大家。

    我读了自序,看了这段祖孙对活,很感动,但又突然产生一个疑问,自序中的这段对活是否是真实的事情,是不是一个虚构的故事?要么,研究太极拳历史的学者们那些地方不对劲,没有把杨禄禅或杨澄甫的生死年份搞清楚。 按通常记载,杨禄禅1799年生,1872年死。杨澄甫1883年生,1936年死。那么,在杨澄甫出生的十年前,杨禄禅已经死了,他怎么能用手抚摸杨澄甫,并对杨澄甫做思想工作,进行强身救国的爱国主义教育?杨澄甫怎么能向一个死去的人学拳术?这不奇哉怪矣?杨澄甫不是浪言之人,他祖父什么时候去世的确切年份可能不一定记牢,但他见过不见过他的祖父,这点总不会搞错吧。会不会是《自序》代笔者郑曼青先生用文学的手法,虚构了一个故事?    还有一种可能,杨澄甫、郑曼青都没有说错,是杨禄禅1872年并没有死,可能在1883年,甚至在1890年杨澄甫八岁以后才去世,这样他会有足够时间去抚摸杨澄甫,并对他进行教拳。也或许,杨澄甫不是1883年7月11日生,而是早在1872年之前的好多年就出生了,这样祖孙俩才有见面说话的可能。看来太极拳历史的研究又有新课题了,辞典中已有的某些记载也许要修改。

    关于杨禄禅去世的年份是有不同的记载。  一,1872年说。影响较大的是唐豪、顾留馨的考证,说杨禄禅生于1799年而逝于1872年。杨禄禅的曾孙杨振基也在著作《杨澄甫太极拳》书中说:“我曾祖父于公元1872年逝世,终年73岁”。  二,1874年说。路迪民先生则认为杨禄禅(1799-1874),是1874年去世的,他的《杨禄禅卒年新证》发表在《武林》2006年第7期。现有不少专著采用此说,如《太极拳往事》等。  ,1874年仍健在,卒于1874年以后之说。杨家姻亲赵斌等著作《杨氏太极拳真传》中介绍:据李瑞东后人所存《王兰亭序》记载,兰亭于清同治戊辰(1868年)“至东都门拜在杨禄禅先师门下,受教七载”。以虚年计,当至同治十三年(1874年)。王序末题“同治十三年春正月上旬”,正是学艺七载所序。文中未提其师已逝。可见禄禅卒年,起码在1874年以后。另据《辞海》“载漪”条,瑞王载漪生于1856年。王兰亭投拜杨禄禅时,载漪才12岁(杨69岁)。可见杨进瑞王府时,已年过古稀。由此反证了王兰亭是年正月写序以志。总之,杨禄禅1874年仍健在。  ,1875年说。李滨先生的《杨禄禅卒年考》一文(发表在《中国太极拳》杂志1994年第5期)指出,他通过考证认为杨禄禅逝世于光绪初年,即1875 年,享年77岁。  五,1883年以后之说。即杨禄禅的去世不是1872年,不是1874年,也不是1875年。以上的说法都不是,而有可能是卒于1883年以后的若干年!路迪民先生的文章中也提到:金恩忠在《国术名人录》中的记载。其中永年杨禄禅,杨一生事迹,笔难尽述。年九十七,一日,命班侯健侯,召集徒子徒孙辈,聚会一堂,杨高坐堂内,徒众分立两侧,杨一一唤至面前,嘱咐勉励,后将太极拳之大意,一一详解之,徒众正静听之际,杨忽微微一笑,曰:老夫欲解脱矣’,立即玉筋双垂,端坐而逝。按此记载,杨禄禅年九十七而逝,依虚龄,当至1895年。但是路先生随即否定了这一说法,他的否定是有一定的道理。可是,现在从杨澄甫的《自序》似乎又可以验证这第五种说法。杨澄甫是杨禄禅的孙子,他的说法应该比外人更为正确可靠些。  或者换一个角度,如果杨禄禅去世是1872年或1874年不变,那么,杨澄甫的出生能不能早一些?不是在1883年,须是在1872年之前的若干年。否则杨禄禅怎么能抚摸杨澄甫,对他进行思想教育,并教他武功?至于他俩的生与死究竟是那一年,期待历史学家、太极拳研究家们去考证,希望有新的发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