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要打印的文件是:褚桂亭仗义解危难  斧头党遭打逃狗命

褚桂亭仗义解危难  斧头党遭打逃狗命

作者:唐才良    转贴自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3479


1948年春,上海社会秩序一片混乱,黑帮势力十分猖獗。不知何因,斧头党与太极拳大师田兆麟结怨。斧头党是流氓帮派,以仗人多势众,胡作非为。喽罗们隔三差五地来寻衅闹事。田兆麟师徒们感到打又打不得,躲又躲不了,搅得劳心费神,十分烦恼。

当时,在南京担任国民政府总统府侍卫队国术教官的褚桂亭,闻讯后立即赶往上海探望师哥田兆麟,问明原由。他认为对黑帮不能忍让,否则会让他们得寸进尺,永无宁日,必须有个了断。为了不让田师兄为难,褚桂亭只身前往斧头党出没地十六铺码头。走到小东门外的小马路,看到十几个身穿黑衣,腰中束带上插一小斧的流氓,在附近游荡。褚桂亭就放话:“田兆麟是我的师哥,他教拳只为混口饭吃,你们不要欺人太甚,有种的冲我来!”连叫了二三遍,眼见几个小流氓从四面围了过来。褚桂亭将长衫一脱,卷在右手臂,一半如水袖般飘落。一个喽罗拔出斧头一步步上来,其它喽罗认为他一个人足够将褚桂亭劈了,就手插在腰里看热闹。那喽罗上来手刚一举,斧头竟没了。原来是褚桂亭将手上垂下的半截长衫一拂,喽罗的斧头早就飞上了天。喽罗们一看不好,知道此人非寻常之辈,纷纷亮出斧头重新围了上来。一会儿前面的四五流氓倒地不起,后面的流氓想从后偷偷袭来。褚桂亭仿佛脑后长眼,一个八卦步,转身一脚踢到胸口,那人往后飞出几丈远,仰面倒在地上,动弹不了,连哼也哼不出声来。一声呼啸,十六铺附近的喽罗全都围了上来,虽说是十几个打一个,仍胆怯不敢上前,围在四周。手中斧头不停地摇晃乱舞,嘴里嗷嗷乱叫,虚张声势。褚桂亭忽前忽后,打东击西,象割茅草一样,那些家伙齐刷刷地倒在四周。一声哨响,“逃啊!”喽罗们爬起来四散逃命。二三分钟后,整条马路静悄悄的,只留下褚桂亭一人,连看热闹的人也没有。

经此一仗,那些小流氓得知此人就是褚桂亭,是田兆麟的师弟兄,都是武术界顶尖级人物,从此不敢再去捣乱。不久,上海得到解放,斧头党等社会渣滓也被镇压,田兆麟和全国人民一样,过着太平安宁的生活,再也不用担心流氓黑帮捣乱。

几年后(五十年代初),一次褚桂亭在讲解太极拳的玉女穿梭等动作如何运用,才将这故事当作例子讲给弟子王文翰、胡毓飞、张庆保他们听。可以想象当时格斗的场景是很惊心动魄的,如果在影视剧中一定非常吸引眼球,但褚桂亭大师在叙述故事时却十分平淡,也许他认为这种打斗的事十分简单平常。他多次说过,一个人在出招前,虽然将动未动,但他的意念必然先动,意念一起,总会有征兆“曝露”。如头部朝微微一动,就可以知道他出手还是起脚,向那里打来,你就可以先发制人。听劲、懂劲,就是知己知彼,“人不知我,我独知人,英雄所向无敌,盖皆由此而及也。” 任何人出招时,先要蓄势,然后才能发力。你出手快,在他蓄势还没蓄好的时候就攻击他,他自然无招架之力。另一种情况,褚桂亭老师常说:“柔在他力前,刚在他力后”。他已经发力向你打来,你只要避其锋芒,化掉他的劲力。他第一招刚出,劲用老了,第二招还来不及蓄势,这时,最没有力。你这时反击,他只有挨打。褚桂亭在武林中是出名的“快手”,出手刚健有力。拳谚说:“手快打手慢,力大打力小”。褚桂亭大师艺高胆大,所以,不管人多人少,他一招一招的应对,再尽性忘形地“玩”上几招,显得轻松随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