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要打印的文件是:形意起钻抱劲

形意起钻抱劲

作者:焦建国    转贴自:转    点击数:4442


形意起钻时要跟手

在打形意劈拳起钻时,不要一只手向前钻出很远了,另一只手还放在肚子下边,应该前手一起钻,后手就紧紧跟在前手腕后面,在脸前合抱蓄力,然后发抖炸劲向前劈出,这是当年南京国术馆定的架子。1993年,曾在南京国术馆工作过的裴锡荣老先生秘密地对他的弟子殷庆珠说:我的形意跟别人都一样,只有一点不同,就是起钻跟手,这一点是南京国术馆定的裴老先生一生写过不少书,也许上帝召走一个生命来得太突然,也许家藏宝贝不愿与人分享,他的著作里从未提及此事。

在搏击时后手放置的位置非常重要,不论拳击、散打,后手都在脸前眉侧,八卦掌后手在前臂的肘内侧,强调两手的合抱劲,形成一道弧形防线。据姜容樵老先生说,当年郭云深与董海川切磋武技后,决定把形意拳的后手提高,放到前肘附近。但是今天看来,这个位置还是过于低。人体最要害部位莫过于头,而搏击时头又必须处在前沿阵地,因此必须有重兵把守这个司令部。我进攻的目标也首选对手的头,从我的头到他的头距离最近,因此,把两手放在头附近,不论防守还是进攻,都是最佳选择。

形意早有虎抱头之说,食肉动物搏斗时,它的俩就放在头附近并迅速向对手的脸、眼叨去。老虎捕猎,一下子抱住猎物的头,一口咬断它的脖子。可见虎抱头不但要抱(保护)自己的头,还要抱(击打)对手的头。前些年有些武术家还讨论过究竟是虎抱头还是虎豹头,那还用说吗,虎豹头是个名词,只是吓唬人的花架子,虎抱头才是技击。

古拳谱交手要诀说;凡与人交手,两手务要抱住,慎勿散乱,如行兵与纪律。这是铁的纪律,不管中国拳还是外国拳,都不能违反。实在累了,放下一小会,还得抱起来。实在抱不起来了,裁判就会终止比赛,你输了,再打就会出危险。

把后手还放在肚子下边,据说是为了护裆,这就把自己各部队的防区弄乱了。手护头、护心,肘护肋,膝护裆。形意步子一站,前脚内扣15度,后脚横开不超过45度,这样,双膝都是内扣的,他的脚即使在我两腿中间向上踢也会被膝挡住,根本踢不到裆。如果觉得不保险,可以向里合一下膝,抬一下脚,自可破解弹踢,五行本十五道关,无人把守自遮拦,何须用手?泰拳教程把人分为三段,上段用手防守,中段用手、肘膝相连防守,下段用膝、腿防守,因为用手防下段则头部空虚,很容易被击倒。不但两手不能远离头,两手本身也不能远离。用兵布阵都讲究紧缩兵力,兵力分散就会被各个击破。两个兵团必成犄角之势,一手出击,一手看家。防守则互为救应,进攻则互相配合。一只手已经钻出去老远,与敌人接上了火,另一只手还在肚子底下按兵不动,这是不可思议的。所以一手钻出,另一手必须紧紧相随,前手是侦察兵,后手是埋伏的大部队,前手是惊手,后手是重拳,前手破坏敌人的防守,后手就是致命的一击,瞬息万变,间不容发,两手距离稍远就失去战机。形意拳任何一个招法的实际运用都离不开两手紧紧相随,一只手击打时另一只手也不能闲着,不是控制敌手就是守护中门。形意拳谚早就说了出洞入洞紧相随,就是说的两手紧紧相随。

起钻并不是要把手钻得离头很远,而是两手在脸前拧钻裹抱,是身子主动向前贴近自己的双手,通过人追手,实现。在后脚向前与前脚踝相摩的一刹那,双拳拧抱收缩蓄力。形意拳讲究一存、二践、三就、四钻就是把腿弓起来,就是向一块收缩。就是全身百骸一齐收。手向上起,身必向下缩,这是矛盾劲,矛盾劲是短打拳的理论基础,说来话长,不说了。有收缩才有弹发,任何动物在准备发起进攻前都要先,人也不例外,起钻就是劈击前的一缩,叫做就如蛋,去如箭。所以起钻的要领是:腰向后弓,命门吸丹田,尾闾下垂,向前兜。全身象压紧了的弹簧,只要意念一动,就会吐气发力,脊尾抖颤,像箭一样弹发出去。两手在嘴前拧旋合抱具有横竖二劲,合抱是一个横劲,这个合抱劲催着两手螺旋前钻,就是用横劲把竖劲挤出来,在前钻时小臂的斜面在遇到竖劲时也会分离出一个横劲,于是,起钻就具备横竖二劲,像抱着一杆枪,见横破横,见竖破竖,把敌人的防守阵地撕开一道口子,落翻劈击就顺理成章了。

起钻的过程是、是,落翻劈击那才是。不论是对手来攻,还是我进攻遇到对手的抵抗,都不要硬顶硬抗,第一反应该是把力点进来。物理学告诉我们,外力对刚体转动的影响,不仅跟力的大小有关,而且跟力的作用点位置和力的方向有关。力矩M=力的大小F和力臂d的乘积。当我们推门的时候,力的作用点离门轴越远越省力,离门轴越近越费力。手是两扇门,我的手伸得越远,人家推起来越省劲,我的手离自己轴心越近,他推起来越费劲,我把力的作用点进来,使力点离我的轴心尽量近一点,离他的轴心尽量远一点,我就可以用小力胜他的大力。人的力主要在腰身,发大力时必然使手臂贴近腰而不是把手伸出去。比如拧一个小药瓶盖伸着手拧就行了,拧一个很紧的酒瓶盖就得把手臂贴近自身。起钻时把一只手伸出老远,先不说它松散不严密,仅在力学上就先输一筹。

击打是一种亲密接触,形意拳主张脚要过人,身要欺人,力在身后过人就是一种负接触,步法和力道是一种穿透。必须通过起钻把身子贴上去,企图用起钻把对手裹截顶走或架开,距离就会越来越远,达不到贴身的战略部署。

怎样把力点进来?他向我冲过来时我把力点吸进来,他进行防守,甚至抓住我手向后拉时我就主动把身子贴上去,不论都是追着手走。叫做人追手。可知起钻并不是挺着拳头往前顶,而是身向前贴,手向后吸,努力使口接近手。形意拳谚说三口并一口,打人如同走三口者,两只手的虎口加上嘴也,三个口并成一个口,就是三个口成一条线或品字形,向前走,吞进力点,撕开口子,重手出击。

 形意形意,不能光说不说。前面是从的角度说起钻,那么怎么从的角度理解起钻?古人把分为四种:来意、去意、防意、打意。那么起钻属于来意,落翻属于去意,起钻属于防意,落翻属于打意。

不要轻视来意、防意。有来才有去,又防才有攻,有缩才有伸,有拉弓才有放箭。形意拳谱上明明写着:此拳尚守不尚攻尚柔不尚刚。形意拳初级功夫是明劲,二层功夫是暗劲,高层功夫是化劲

当然,来、去、攻、守都是可以相互转化的,惊手也可以变实手,起钻也可能变成直接打击,这要根据对方的反应而定,但是不管作为惊手还是作为实手,两只手都得紧密配合,如影相随。一只手起钻,另一只手不动是不行的。

至于落翻劈击的练法,开始时可以迈大步走长劲,所谓后脚如推车,前脚如犁地。但是,这种推车劲是不能打人的。要逐步提高,追求鞭子劲抖炸劲。我在起钻时已经贴住敌身,制住敌手,劈击就在方寸之间,要在快、准、狠、脆、穿透力,何须上大步。

姬隆丰创的形意拳是什么样子无从考证,但决不会是一只手前钻另一只手还放在肚子下面的状态。如果说姬隆丰根据岳武穆拳谱创形意拳,那么岳家散手单边待敌式双拳在脸前相抱,跟拳击差不多。如果说形意拳脱胎于大枪,那么大枪的扎枪就是起钻,劈枪就是落翻,扎枪的动作正好是两手在脸前相抱三口成一线,绝不可能一只手端着枪往前钻。

我们再来看看比较古老的形意拳,叫做四拳八式,翻开宝鼎1931年的遗著《形意拳谱》,觉得一点都不像形意拳,可是,那才是形意拳的中国猿人。老形意四拳八式,虽然只有八个动作,却是式式从实战出发,都可以在岳家散手里找到它的影子。要说他是从岳武穆那里悟出来的,我信。四拳八式一开始叫头拳,就是左手抚在右腕内侧抱劲,全身缩得像一个,然后像箭一样钻打出去。技击意义十分明确,这个就是岳家通天锤”“缠钻手。再如山西戴家心意拳,也保持着传统的拧钻裹抱的小架子。所以,南京国术馆定下来的这个起钻时后手附在前手腕内的跟手动作,并不是违背传统,而恰恰是向形意拳老传统的回归。是向技击的回归。

形意拳是一个重视技击的拳种,在这个问题上值得多费一些口舌,如果是穿着白大褂在公园打太极拳的老太太,怎么打怎么对,说也没用。有人说,练时这样练,用时不这样用。差矣,当兵的有一句话:练为战,见过部队练刺杀耍花枪的么?习惯成自然,练就按实战练,打起来才能信手拈来。平时练花架子,打起来突然严密了,哪有那事?

再谈形意起钻抱劲——中气运行

上篇博文讲到抱如蛋,去如箭 起钻时全身百骸收缩合抱,这只是外形,肚里还有活儿。

在起钻抱劲时,随着尾闾下垂向前兜,同时要收缩肛门向上提,包括阴茎向上一收,会感到一股神经流由下向上冲入丹田。据说这是督脉的阳气由命门经会阴向上冲入丹田。同时,随着鼻子吸气,加上双臂合抱和含胸,阴气也沿任脉向下压向丹田,于是,阴阳二气在丹田合抱,叫做中气。这时,全身如压缩的弹簧,中气饱满,小腹铁硬。当心发出劈击命令后,身向上长起,中气向上提到中丹田,伴随着呼气,中气下冲,丹田猛然鼓荡,如火山爆发,势不可挡。丹田、命门一带是全身力的枢纽,这里发生地震,震波就会遍及全身。首先是尾闾由向前兜的状态向后翻震,这是震源,向下传到腿引起腿的弹动,将身体瞬间弹离地面并发生向前一小步的寸进,腿蹬地面产生巨大的反作用力,这是肢体作一系列打击动作力的来源。地震波向上传到脊柱,由于尾闾向后的震动引起脊柱上部向前的震动,于是,身催肩,肩催肘,肘催手,向前劈出。又由于左手左肩向后的抖动催动了右肩右手向前的抖动,全身之力都集中在右手瞬间发出。力向四外炸开,而身体中心的力基本为零。保持了自己重心的稳定。

中气合抱表现为,吸的过程是缓慢的,中气的爆发表现为,呼的过程是快速的,叫做慢吸急呼。接手用,表现为收缩,是为。出手打击用,表现为伸展,是为,柔接刚发叫做软接硬打柔过气,刚落点。不论少林武当,概莫能外。

中国武术流派甚多,但在中气运行发力秘诀上却惊人的一致。这就是不传之秘。清代名师苌乃周在讲此秘诀时说:谨之秘之,且勿泄露,以遭天谴。其实,《苌氏武技书》早已有人刊印出版,遭天谴也轮不到我